柱塞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柱塞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柳青患癌事件背后凸显整个互联网的错位发展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19:12:15 阅读: 来源:柱塞泵厂家

自从互联网的浪潮席卷祖国大地之后,互联网与科技领域就不缺有话题的新闻,这不在10.1假期之前的几个小时里,一则与人有关的信息在业内引起了强烈的关注。9月30日下午5:20分,滴滴快的总裁柳青发了一封内部信,向公司人员透露自己得了乳腺癌,并且于前几天已经成功切除,同时表示自己目前感觉很好,已经回家了。

(钛媒体注:柳青内部信全文)

她同时还表示为了保险起见,还会配合医生接受治疗,但是对工作和生活影响不大,并且表示可能会有一部分时间在家工作。而滴滴快的在公司层面也作出了相应的回应,大致意思就是公司还是一如既然的信任与支持柳青的工作,让她继续发挥更大的价值。

互联网正成为一个高危行业

我之所以写这篇文章,主要是不希望有太多的“柳青”前赴后继,生命对于每一个个体来说都是珍贵、稀缺、短暂的,我们需要通过自身的努力奋斗实现人生的理想,通过自我奋斗为这个社会的发展贡献价值,但在奋斗的时候或许更应该关注自身的健康。其实在互联网领域出现“柳青事件”,甚至是比柳青更为严重的事件并不在少数,这似乎是一个行业的普遍问题。

根据速途研究院的数据,通过对不同职业人员的健康程度做了一次统计,其结果是矿工及建筑行业因为大多从事高强度高危险的体力劳动,同时伴随着工作环境差等因素,导致其其占比高达到29.6%,成为对身体健康危险最高的职业;而IT行业因近几年加班现象较为严重,出现多起过劳死事件,IT行业占比也高达23.8%,成为对身体建康危害第二大的行业。

据日本《外交学者》杂志网站3月26日报道,日本人发明的“过劳死”一词已经进入西方记者和医学工作者的词典。它甚至有它自己的维基百科条目。在这份报道中还指出,IT行业雇员们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他们的工作压力达到了最高水平。该行业98.8%的人表示他们的工作对个人健康产生了不利影响。

再根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每年“过劳死”的人数约有60万人,每年死于心脏性猝死的人数近55万。其中IT行业“过劳死”年龄最低,平均只有37.9岁。这也就意味着在互联网+之前,这个与互联网相关的行业已经成为了“拼命”的行业,而今天的“柳青事件”或许在更深的层次上让我们看到了这个行业从业者的职业安危问题。

错位发展中的互联网

或许在大家常规的认知中,我们会觉得矿工与建筑工人所从业的行业危险指数比较高,岂不知互联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排第二的高危职业。如果说矿工与建筑工人是因为现实的社会生存所逼,在无奈的情况下选择了这样一个行业,那么互联网领域的人相对来说是这个社会比较精英的群体。

或许正是由于这部分精英群体的介入,就促使了互联网与金融的融合,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当前的互联网+浪潮,同时也加剧了这个行业的竞争激烈程度。从本质上来说互联网并不起源于我们国家,甚至从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我们的基础设施相比起其它一些发达国家而言,不论是从基础设备的技术层面,还是整个互联网的费用、服务层面来看,我们都还是处于发展中阶段,与我们当前的国情阶段相似。

但另外一个非常不对称的现象出现了,就是我们在商业领域的互联网应用,包括移动互联网的使用方面来看,我们今天可谓在地球上是一枝独秀。整个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领域商业化应用相关的行业都高度亢奋,不论是人才、媒体、资本或是产业。在商业方面的应用探索,可以说是远超过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

那么这种领先对于我们整个民族的国际竞争力有提升吗?或许阿里巴巴的股价是最好的诠释,从上市之初的破发到今天的拦腰折断。这其中至少透露出了一个信息,那就是美国的资本家从根本上并不认同我们当前的互联网产业。或许有人认为我们不需要理会美国那些资本家的看法,不过他们的看法或许是能够引起我们思考的。

我们为什么要在互联网+商业环节上那么激进,恨不得一夜之间全用上互联网,有点大跃进的征兆。当然,并不是说国务院所提的互联网+这个导向不好,而是我们今天整个互联网+商业的整个产业基础并没准备好。

或者更直接的说,决定一个国家的国际竞争力不是依靠网购,或者是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来衡量的,更关键的要素是取决于产业技术。从硬件技术层面来说,那就是整个产业链的技术实力,比如芯片、传感器、处理器、通讯设施等;从软件技术层面来说,我们是否有国际领先的软件研发技术,比如谷歌搜索技术、亚马逊的电子商务技术等。

从今天的现实状况出发,我们今天的互联网+浪潮似乎有点本末倒置的感觉。在我看来互联网最大的贡献就是改变了信息流动的方式,而之前的商业体系本身就是借助于信息不对称所构建的,此时由互联网所带来的信息流动方式的改变必然会促使整个商业发生一些改变,而这些改变并不值得鼓吹。

而我们更重要的是如何借助于互联网这一信息化的手段来提升我们国家的产业技术竞争力,美国借助于互联网改造形成了以GE为代表的工业互联网,德国借助于互联网形成了工业4.0,这些才是互联网+商业能够持续繁华的保障,才是互联网时代一个国家国际竞争力的关键要素。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两者之间的关系,工业互联网是树的本身,互联网+商业只是树上的一朵花。

当然,从国家层面也意识到了两者之间的主次关系,推出了《中国制造2025》的强国战略,这个规划也已经由李克强总理签署,国务院于2015年5月8日进行了正式公布。但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举国上下不论是媒体的舆论导向,还是企业的战略思考方向,或者是创业者与资本的关注方向,都在朝着互联网+商业的雕花方向上发展,对于需要技术与时间去沉淀的产业基础技术的热情并不高。

让互联网等等生命的美好

换个角度思考,我们今天的网购发展速度快一点慢一点能对我们的经济产生什么贡献与价值吗?或者说网购的占有率高低能提升我们国家的国际竞争力吗?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电子商务的发展不仅没有推动实体产业的技术进步,反而是带来了一些破坏性的影响。

包括滴滴快的在内,也是这个问题。借助于移动互联网,哪怕是所有的出租车公司都被改造了,如果这种模式不能像美国的互联网公司一样扩展到全球赚钱,对于国家层面的贡献是非常弱的。再则,如果我们国家的汽车制造产业没有起来,我们在智能汽车、新能源汽车方面不能掌握技术的制高点,对于提升我们国家的国际竞争力来说,其贡献与价值是非常微弱的。

因此,在我看来尽管这次“柳青事件”是一个个体生命的事件,但恰代表与反应出了当前互联网+浪潮中的问题,更严重的说,我们今天的整个互联网都病了。看的见的只有华为、中兴、格力等一些企业在坚守着产业基础技术的探索,一旦失去了这些企业,当我们的互联网发展的在繁华,那也只是昙花一现。

或许我们今天病的并不轻,我们的互联网+商业尽管已经处于全球领先,但在商业模式几乎上没有原创性可言,依然在抄袭着“落后”于我们的美国。我们今天各种在互联网+商业浪潮中的淘金者们,以自己生命为代价想尽办法改造原由的商业体系,并且寻找各种国际资本试图建立新的商业王国,暮然回首我们的努力原来都在为外资打工。

前几天朋友圈有一篇关于探讨创业者性生活与性能力丧失的文章也获得了比较高的关注,如果说我们的创业不是为了享受生命的美好,不是为了让生命更美好,反而是让生命变的更糟糕,这或许对不起上帝所赐予我们这么一次美好的生命吧。圣经的马太福音里有一句话说:“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

十一假期了,大家好好珍惜生命,奋斗的路需要努力,尤其是在产业技术端需要加倍的努力,但在商业贸易端或许我们可以适当的放慢一点脚步。我们需要更多的人加倍努力去研究“枪炮”,而供人赏心悦目的烟花,慢一点并无伤大雅。(本文首发钛媒体)

网上预约挂号预约系统

就医挂号收取服务费

医院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