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塞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柱塞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怨灵之撞破奸情

发布时间:2020-04-21 17:47:15 阅读: 来源:柱塞泵厂家

第八章

“啊!”

惊吓的刘猛连忙用手遮挡住扑面而来的火球,整个人被轰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此时的刘猛只觉的浑身如同被撕裂了一般的痛,好像随时要粉身碎骨一般。

自己这是要死了吗?或许自己本就应该死去,但是……舍不得啊……

此时的刘猛只觉的浑身酸软无力,双眼迷离,眼皮怎么也抬不起来,自己怕是真要死了……

许久都没有传来难以忍受的疼痛,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刘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墙上的时钟不知疲倦的走着。

原来又是梦,最近这是怎么了,噩梦连连,自己怕是精神出了问题。

不过,那炽热的感觉真的很真实,就好像置身处地一样。梦里,自己刚刚似乎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如果自己没有醒来,会不会真的就在梦里死去了,想到这刘猛不禁打了个寒颤。

房间里开着灯,自己也不知是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已经是半夜三点了。

刘猛知道自己怎么也不可能再睡着了,就打算出去走走。

走了一圈后发现大家都睡得很香甜,即使刘猛不小心撞倒了一个大铁架也没有被惊醒。不由得有些失落,于是萌生了去天台上吹吹风的想法。

这条雕工精致的楼梯他走过的次数用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虽然纪红蕊没有禁止他们上楼,但寄人篱下,该做的不该做的刘猛心里清楚得很。

王先生不在,可以说三楼一整层都是纪红蕊一个人住的,极少有人会上去,尤其是在晚上。

楼梯是欧式旋转楼梯,每上一楼层都必须走完这层长长的走廊,才能到达要上楼的楼梯。

这么麻烦的楼梯也就只有好看而已了,一点实用价值都没有!刘猛到达第三层时觉得走完这条旋绕型的走廊特别别扭。

不知不觉中自己的背后竟然渗出冷汗,难道自己还没醒过来吗?这还是在梦中?

刘猛放缓了脚步,小心翼翼的往声源方向爬去。

“啊啊啊……啊啊~”

越爬刘猛觉得这声音越不对,不像是惊吓而叫的声音啊,倒是有点像听墙角时男女在床上办事的声音……

王先生出差至今还没回来,这蕊姐是跟谁呢?

刘猛露出了个半贱的笑容,猫低了身子,小心的往前走去,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就连呼吸都变慢了。

来到房间门口,刘猛把耳朵贴在门上,想听得更真切些。

刚一接触,门被他一碰突然开了一条裂缝,就好像是专门为等他来留的门一样。

房里的一张大床上,一对赤果的男女彼此有节奏的运动着,女人赫然是纪红蕊。纪红蕊叫得很销魂,骑在她身上的是一个有着结实肌肉的男人,男人快速的摆动着腰,随着他的动作发出肉体碰撞的啪啪声。

柔软的床垫里的弹簧随着啪啪声吱呀吱呀的响。

而此时的纪红蕊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滴落,于是她抬头看向压在身上的男人,一看之下,整个人顿时都傻了。

只见身上的男子翻着白眼,口吐白沫,脸色发青,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控制了一样不听使唤。

“你,你,你……”纪红蕊吓得说不出话来,拼命的用手推男人,企图能把他推开,奈何全身酸软无力,根本不能动得男人一分一毫。

纪红蕊死命挣扎,身上的男人动作反倒越来越快。纪红蕊甚至觉得下身开始疼痛了起来。

人的求生意识是很强烈的,纪红蕊在尝试了很多方法都无法制止身上的男子后,眼睛开始四处搜寻,终于透过门缝看到了刘猛这根救命稻草。

“救命……”只是她的脖子已经被男人双手掐住,声音只是从喉咙里发出,很是微弱,几乎只有她自己听得到。

然而门外正在打飞机的刘猛根本就没听到纪红蕊微弱的求救声。正打得起劲的他越打越觉得不对劲,好像少了点什么。

是叫chuang声!感觉这口申口今和刚刚听时的不一样,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刘猛不禁从门缝里望进去,整个人顿时软了。

只见纪红蕊身下流淌着鲜血,她身上的男人双手死死的掐着她的脖子,脸色铁青。

纪红蕊快要窒息了,嘴里已经哼不出什么声音了,只是嘴型在蠕动着:“救命……”

而让刘猛恐惧的不是纪红蕊那睁得大大的眼睛,也不是那个已经失控的男人,而是趴在男人背上的一个女人,那是雯雯。

此时的雯雯正双手掐着男人,男人眼睛都已经翻白了,脸部因为痛苦而扭曲。

刘猛惊恐得瞪大了眼睛,整个人僵在原地,裤子都忘了提,只是木木的站在那里:“雯……雯雯……”

而此时把生存希望都寄托给了刘猛的纪红蕊也注意到了刘猛的反常表现,按理说他应该注意力在自己身上的,怎么会关注到别的地方去呢。

纪红蕊把视线移到了刘猛注视的地方,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眼里的恐慌不难显出她见到了雯雯,她张大了嘴巴,吃力的吐出了两个无声的字,陡然瞪大了眼睛,她已经断气了。

与此同时纪红蕊身上的那男人也停了下来,被血染的床单上,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亲密的连接在一起,那是多么诡异而又性张扬的场景。

这个时候,刘猛才发现蕊姐已经断气了,手脚无力的刘猛终于意识到自己要跑,不然,下一个死的恐怕会是自己。

可是,他的双腿如同灌了铅一样,任凭怎么用力,始终抬不起来。

就在此时,爬在那男人身后的雯雯突然转头看向刘猛,刘猛心下惊慌。心里暗骂着,奶奶的,这双腿关键时候你怎么还掉链子呢!

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终于,刘猛动了,一动就开始跑起来,浑身颤悠悠的,一边跑着一边手忙脚乱地提着裤子。好不容易连滚带爬的跑到了楼梯口,身后突然传来尖锐的笑声。

“刘叔叔,别怕,还没轮到你呢……”

在刘猛将要下楼梯的时候,雯雯突然在他的面前出现。

“啊!”刘猛仰面滑下楼梯……

(未完待续……)

作者寄语:发现看的好少啊!求支持,留足迹……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咨询

易轶

北京离婚律师